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资讯›(苏云七萧天睿)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全文免费阅读_(苏云七萧天睿)完整版免费阅读

(苏云七萧天睿)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全文免费阅读_(苏云七萧天睿)完整版免费阅读

《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

承九

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 穿越重生 苏云七 萧天睿

《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苏云七萧天睿是作者“承九”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便是家中没有参军的,想到苏云七的话,心里也是不痛快的……他们这些人战战兢兢地活着,每日为生存奔波。南安将军府的大小姐呢?却因看一个女子可怜,就洒下大把的银疙瘩,这叫人怎么能接受。苏云七的话,可以说引起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共鸣。一时间,众人看南洛水的马车,都透着不善……苏云七一点也不意外...

来源:cd   主角: 苏云七萧天睿   时间:2023-01-25 20:41

《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小说介绍

苏云七萧天睿是穿越重生小说《替身黑化后,掀了渣男的江山》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承九”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辆四面都由薄纱蒙制的马车,由远及近驶来马车上,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少女跪坐在马车上,颇有几分圣洁之气一阵轻风吹过,吹起了车架两侧的轻纱,露出南洛水皎美的容颜,那脸……草!…

第8章

苏云七此言一出,周遭有片刻的死寂。

尤其是站在马车旁的百姓,看南洛水的目光,也从先前的羡慕,变为谴责与不满……

天子脚下,有多少因伤致残,以至于活不下去的兵丁,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更甚至,他们的亲戚中,就有人死在了战场上。死后父母妻儿无人照料,只能凄惨度日。

便是家中没有参军的,想到苏云七的话,心里也是不痛快的……

他们这些人战战兢兢地活着,每日为生存奔波。

南安将军府的大小姐呢?

却因看一个女子可怜,就洒下大把的银疙瘩,这叫人怎么能接受。

苏云七的话,可以说引起了,在场大部分人的共鸣。一时间,众人看南洛水的马车,都透着不善……

苏云七一点也不意外。

仇富,不管放在什么时候了,都是一样的。

“你,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可是南安将军的车驾,马车里坐的是南安将军的独女,你们不要乱来!南安将军府的护卫,直觉这群百姓的情绪不对,第一时间将手放在刀柄,以便随时可以拔刀。

却不知,他此举无疑是挑衅,原本只是憋屈的百姓,此刻更是愤怒不已。

有那脾气暴躁的,直接叫嚣道“我们不过是一群无权无势的百姓,我们能做什么?你们南安将军有钱了不起……我们可不敢惹你们。

“就是,我们就一群穷酸百姓,能干什么。南安将军府的大小姐有银子,不如施舍我们一点,我们也是可怜人呢。大小姐看那小姑娘可怜,能施舍一大把银疙瘩,我们比那小姑娘更可怜,大小姐你好歹多施舍一点。

“还有那些为你们南安将军府的军功,在战场拼杀的兵丁……大小姐也请可怜可怜他们吧,他们可比这小姑娘更可怜,更值得大小姐施舍。大小姐心善,待路边一个小姑娘都这么大方,可不能厚此薄彼呀。

有人带头,看热闹的百姓,也跟着出声附和。

法不责众,叫嚷的又不是他们一个人,就算南安将军府一手遮天,也奈何不了他们。

要知道,这可是京城,是天子脚下,便是南安将军也得盼着。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戴着银质面具的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多看了一眼……

站在他身后的灰衣人见状,立刻上前“王爷,是苏云七与南安将军府的南洛水。南洛水意图拿银子羞辱苏云七,苏云七质问,南安将军府有银子,为何不厚待伤残士兵,引得百姓纷纷附和。这一次,南安将军府怕是要大出血了。

“倒是个有心的。带着银质面具的男人,眼眸半微,淡然地收回目光。

灰衣人以为男人不感兴趣,无声地退了回去,就听到男人道“去帮她一把,将这把火添旺一些。

南安将军府上蹿下跳的,想要他手中的兵权,那他就给南安将军府,送上一份大礼。

灰衣人怔了一下,才回道“是,王爷。

茶楼下

马车内的南洛水,听到街边百姓义愤填膺地指责,知道要不有所表示,此事定无法善了。

甚至还有可能,损害南安将军府的名声。

南洛水强忍着怒火,清冷地道“这位姑娘不懂朝廷之事,恐怕不知,朝廷对因伤致残的将士多有抚恤,绝不会让他们生活不下去。

“当然,姑娘说得也有道理,有钱确实应该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稍后会让人,送一万两银子去兵部,用来帮助生活困难的将士家眷。

一万两银子罢了,她南洛水出得起。

苏云七给她等着……

等她在京中站稳脚步,她定会百倍报之。

苏云七却不给南洛水等着的机会,当即就给南洛水挖坑“南姑娘施舍给我的银子,少说也有个五六两……帮助困难将士家属,是不是也应该按这个标准,每户给五两以上的银子呢?

不给南洛水说话的机会,苏云七又道“南姑娘的善心,是做给人看的,只有一时的吗?就只有今年给吗?明年呢……后年呢?南姑娘只给一年,往后他们的生活怎么办?只活一年,后面就等死吗?

南洛水不是有钱嘛,那就好好地出点血。

“伤残士兵,自有朝廷抚恤,我等岂能越俎代庖。南洛水不曾想苏云七这么难缠,隔着纱窗,她狠狠地瞪了苏云七一眼。

“朝廷的抚恤是朝廷的抚恤,南姑娘的帮助,是南姑娘的帮助,这两者并不冲突……再者,你们南安将军府也不差钱,路边随便见个人可怜,都能施舍一把银子。不至于,舍不得给自己手下出银子吧?苏云七脸带笑意,笑得亲切可人,完全没有咄咄逼人的姿态。

然,这笑在南洛水眼中,就是挑衅!

这一局是苏云七赢了。

甚至苏云七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宫里的那一局,苏云七也赢了。

连续两局输给一个替代品,南洛水憋屈得险些吐血,她暗自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地说了一声“姑娘放心,我南安将军府,绝不会让那些将士的家人活不下去。

马车内,南洛水眼沉如水,漆黑眸子幽深而阴沉,她深深地看了苏云七一眼,那一眼充满了恶意。

苏云七敏锐地与之对视,南洛水却在第一时间收回目光,冷冷地下令“回府!

“是。两侧的护卫听到这话,纷纷松了口气。

围观的百姓敢在言语上挑衅两句,却不敢真拦南安将军府的马车,纷纷避让开,任由马车驶过去。

不过,这一次没人再追着马车看,也无人再向马车,投以羡慕的目光。

马车很快驶离,苏云七站在原地,看着马车渐行渐远,轻笑了一声……

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不痒。

她连皇后与太子都得罪了,也不怕多来一个南洛水。

南洛水不对她出手就算了,要敢再动她出手,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她一个光脚的,可不会怕这些穿鞋的……

“走,跟我回家。苏云七很快就把南洛水放下了,扭头对少年道。

这么长的时间,蛇毒没有发作,想来清除得差不多。

等回去,她再检查一遍即可,不必浪费银子去医馆了。

当然,最主要是,她也没银子去医馆。

少年没有应,而是问道“你与南安将军府有仇?

“算是吧。跟南安将军府没关,但跟刚回来的南洛水有关。如果南安将军府的不讲道理,一味地偏帮自己的女儿,出手对付她,那也就算是有仇了。

“好,我跟你回家。少年毫不犹豫地应道。

苏云七意味深长地看了少年一眼,点点头“懂了。

这孩子跟南安将军府有仇。

少年抿着唇,没有否认。

倒还算坦诚

云七笑了笑……

不过,很快苏云七就笑不出来了。

她家……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