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资讯›沈星眠洛九川《无边星夜落九川》全文免费阅读_无边星夜落九川全集在线阅读

沈星眠洛九川《无边星夜落九川》全文免费阅读_无边星夜落九川全集在线阅读

《无边星夜落九川》

余浮生

古代言情 无边星夜落九川 沈星眠 洛九川

小说《无边星夜落九川》,现已完本,主角是沈星眠洛九川,由作者“余浮生”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待我回来。”“是!少主。”浓密的夜幕下,一红衣少年策马狂奔,似有万夫莫敌之勇,剑指苍穹,不问前路。------您就说这事巧不巧?沈星眠刚跑那儿,票就被一抢而空了,围着的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四散,抢到的则是欢天喜地地到处炫耀,恨不得把那票贴自己脑门上!唉,沈星眠也理解,这妙灵阁太火爆了,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

来源:fqxs   主角: 沈星眠洛九川   时间:2023-01-23 19:59

《无边星夜落九川》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无边星夜落九川》,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星眠洛九川,故事精彩剧情为:“什么!小少主不见了!”星辰语气焦急,满是难以置信“是,少主,属下率人找遍了林中,没有寻到小少主的身影”星辰心乱如麻这一个没找到,又丢一个,这是出了一伙儿专门拐小孩儿的神秘组织吗?怎么连皇室的人都敢动?…

第8章 震惊!一少女狂热追星竟然被······

“什么!小少主不见了!

星辰语气焦急,满是难以置信。

“是,少主,属下率人找遍了林中,没有寻到小少主的身影。

星辰心乱如麻。

这一个没找到,又丢一个,这是出了一伙儿专门拐小孩儿的神秘组织吗?

怎么连皇室的人都敢动?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们在这里继续寻找小少主,我一个人去凉川。待我回来。

“是!少主。

浓密的夜幕下,一红衣少年策马狂奔,似有万夫莫敌之勇,剑指苍穹,不问前路。

——

您就说这事巧不巧?

沈星眠刚跑那儿,票就被一抢而空了,围着的人心不甘情不愿地四散,抢到的则是欢天喜地地到处炫耀,恨不得把那票贴自己脑门上!

唉,沈星眠也理解,这妙灵阁太火爆了,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

“宾朋满座无虚席,年年岁岁无闲时。正是形容这妙灵阁。

走出几步,垂头丧气,准备另寻别处时,

不知什么东西从天而降,好巧不巧的落在她的脑袋上。

刚开始还以为是虫子,沈星眠从小讨厌那软体动物,长得一节一节,爬起来一骨涌一骨涌,哪哪都让人反胃。

用落云柄一把把头上那东西挑掉,沈星眠嫌弃的撇嘴。

一转眼看见!

这这这这那是虫子呀!简直是她心爱的小宝贝儿~!

地上躺着的正是妙灵阁的专属宾客票,右下方专属的芙蓉花信,刚刚她看到那些人拿着到处炫耀,一定没错!

沈星眠一脚踩在了脚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悄无声息地挪到没人的位置,低下身快速捡起来。

双手捂着,仔细地瞅6号!

妈呀,还是免单,自己也太幸运了吧。

是哪个迷糊蛋把票免费送她了?

这可不能怪她了啊!

这样,数到十,没人来找,我可就拿走了!

一、二、三······九、九点五、九点六···十。

街道空空如也,并没有谁人焦急现身。

好了!票票,别伤心,你的主人不要你,我要你!

现在,你就是我的票了~

······

妙灵阁。

晚星点点,远浮天边,一弯残月,藏至云怀,凉风瑟瑟,拨云散雾,明灯缀饰,乱人眼眸。

沈星眠如愿以偿进了这富丽堂皇、纸醉金迷的妙灵阁内。

人声鼎沸,处处是笙歌燕舞;雕梁画柱,处处是笑语欢颜。

层层客满,座无虚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美色渐欲迷人眼。

室内灯光并不鲜亮,有些看不清来往宾客的容颜,却独见一束灯光打在大堂的踏歌台上,灯光以一点渐渐的晕散开,成为更大的光亮。

从幕后缓缓而出一人,正是傍晚那女子。

“感谢各位看官光顾妙灵阁捧场,今夜歌舞,正式开始啦!

沈星眠在前排就座,静静等待着。

“第一曲,凉川方小小献上《霓裳羽衣舞》。

两排身着羽衣的妙龄少女登台,瞧着比自己还幼态些,不过年方二八。

而中间一身胭红、仙带飘逸、墨发如流、婀娜窈窕的名角方小小,微微见礼,惹得台下一阵叫好声。

“十大名角之一方小小都登台了,看来这寿宴,来的值!

“哎哟,能看这名角一舞,此生无憾了!

弦乐起,烟雾笼,朦胧间,无数仙女起舞翩翩,百媚千娇、各有姿韵。

时而软腰轻垂,揽一缕柔风;时而翘盼天幕,携一抹薄云。

妆容绚丽,眉眼多情,一颦一笑,宛如仙人。

最是那方小小,素肌不染凡尘、亭亭玉立瑶池,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秀足轻点如涟漪凌波,仙袂翩翩若轻云出岫,窈窕舞姿和着笙歌百转千回,眉眼低垂氤氲依依不舍之意。

轻烟弥漫间,身姿绰约若现,罗袖纷飞去,回首不见仙颜。

万种风情无处诉、万千情丝不可说,只藏这一舞内,无声亦无言。

“弦歌断、琼瑶散,

经别后、忆相逢。

春风不解当年意,

马嵬不渡苦人情,

几回魂梦与君同。

天上人间两不见,

从此相逢是梦中。

方小小舞罢,拂袖离场。

烟雾去,仙人隐,南柯旧梦,怅然若失。

沈星眠初识这霓裳羽衣舞,述是遥见仙姿,万千欣喜的欢曲,今日一见,却实感万千愁思。

也是,虚无缥缈的仙人,见之不忘,思之如狂,求之不得,念念不忘。

如若当初没有遇见该多好,何来得身后万千思念、百转愁肠。

台下人不解其中意,掌声如雷,响彻云楼。

······

“这妙灵阁主寿宴还真是隆重,十大名角竟全都来了!

“那是月川苏圆圆,我的女神!

“墨川林初言,我的男神啊啊!!我要晕了~

没错,接下来的宴席中,九川十大名角依次登场表演。

琵琶声、箫声、花鼓声、戏腔……无一缺少,精彩纷呈。

沈星眠一直静静坐着。

从刚开始的感伤到后来的平静舒缓、惊喜、兴奋愉悦…

到现在,她已经目瞪口呆了,甚至和人群融为了一体,开始呼叫起来。

本以为霓裳羽衣舞已经是顶峰,没成想确实只是个开端!

山外青山楼外楼,高手永远在后头。

——

就说那当红小生林初言!

一上场,二话不说甩了外衣,贴身亵衣大敞,两点红粉时露时无,腹上还竖着两排大排骨,一块一块的,这是沈星眠在书上从来没看见过的!!

这谁看了不迷糊!!??

一瞬间台下为数甚多的女看客都疯狂的咆哮,沈星眠吓得赶紧捂住眼,心里默念非礼勿视、

非礼勿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初言,爱老虎油!!

“啊啊啊,乖宝儿,不要啊!!我是妈粉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宣布,母爱变质!!

“啊啊啊啊,言宝不可以!快穿好衣服!!

“绝世美颜林初言,潇洒无敌林初言,万里挑一林初言!!!好家伙还有组队带牌来的。

还有略显娇俏的少女粉霎时羞红了脸,一边捂着双眼,一边露出可大的缝隙,

“这是我能看的嘛?!我还不是唯爱皮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以后多来点!

——

都说书中自由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沈星眠看了这么多年书,哪看到什么颜如玉了?

倒是积累了多年的无聊,只想做自由飞翔的小鸟!

妈妈,今晚,我就要长大了!

沈星眠这样想,慢慢放下了双手。

只见林初言似笑非笑地看她,而后缓缓开口唱曲儿,时急时缓时高潮。

她坐的太靠前,一抬眼就能看个完完整整。。

太…太太…太爱了吧,好想摸一摸,谁懂!

沈星眠看不到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儿,只觉得全身非常烫,烫到离谱!!

······

十大名角全都演完了,白日里的窈窕舞女又上场来,

“各位看官!今日这节目,看得可尽兴啊?

台下响起声声嗷呜声,回应着台上舞女,感觉好像掉进了狼窝一般。

当然,这里面也有某人的一份

“嗷呜嗷呜嗷呜!~

沈星眠一脸醉意的嚎叫道。

沈星眠跟身旁的7号美女已经打成了一团。

7号是林初言的忠实女友粉,刚刚看着沈星眠一脸紧张,一看就是个新人!

而她为了达到让林初言的粉丝遍布全九川这个使命,带新人义不容辞!!

——

“哈哈哈,我们今儿还有神秘嘉宾出场哦~大家猜猜会是谁?

台下人纷纷交头接耳,一时间满是嘈杂和激烈的话语声。

“十大名角都演完了,还能有谁啊?

“对啊,十大名角就是九川之最了,难道,还有比他们更出名、更喜人的?

大家讨论不出个一二三。

突然!

一男子爆出不可思议的一声,“等等,不会,不会是那个人吧!!!

“啊?你说谁

“谁啊?

“谁啊谁啊?

“说啊你倒是!别卖关子。

“是啊,你猜到了?就说呗。

男子摇摇头,喃喃道,“不可能啊,他已经隐退了啊,怎么可能是他,不可能不可能!

“嘿,你这人!

“哎哟,你可急死我了!

“赶紧说吧,对不对都让我们听听嘛。

男子被围着,逼迫之下只好不耐的说了,

“得得得,我说的这人啊,你们也都知道,他就是——

鹿子栖!

众人顿时大惊失色,是欣喜的惊,激动的色。

——

“蛙趣!九川第一美角!能跟夜无缺比美的那个,陌上星辰!

男惊,女喜。

当初的鹿子栖一舞惊鸿,名气传遍九川。

因其貌美、舞雅、身绝集九川关注于一身,男粉见了想弯,女粉见了喊嫁,以一人之力带平了整个九川的审美风尚!

大街小巷的唯爱店里都是他的画像、写实、小撰文、舟边!

只是没想到当年无数人都想挖掘赚钱的陌上星辰,竟会在爆火不日后自己主动退下星界,从此销声匿迹,杳无音讯。

“鹿子栖!我当年的男神啊!

“没见过真人是我一生的痛!

“真的是我那忘不了的白月光前任吗!!

一时间观众前所未有的暴动,纷纷猜测是鹿子栖。

舞女妍妍一笑,什么也没说,悄然退下了。

——

“自由,你看她们,哼!

前口说对初初的真心日月可鉴,现在来了个鹿子栖就把她们一棒子打回原形了!哼!女人!

少女撅着金鱼般的小嘴,不开心的情绪升腾。

“鹿子栖是谁啊?他有没有排骨啊?比林初言的排骨都大吗?

“沈自由!你!我把你当姐妹,你竟然只爱男人身子!

沈星眠想得入了迷,脱口而出,一看7号美女生气了,赶紧哄她道,

“哎呀,珠珠,对不起嘛!我是第一次追星,太激动了而已。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变心的!

“哼,这还差不多!司明珠傲娇地笑了笑。

“我会把心分成两半,一半给初初,一半给栖栖~绝对不变!沈星眠举起右手,庄严发誓。

“你你你!你气美丽我了!司明珠被气的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囤食鼠。

沈星眠幽幽转过头去,不去看她生气地圆脸,太可爱了,有点想rua。

——

花瓣如雨落,香味沁人心。

还不等人反应,箫声、筝音、琵琶声同时响起,大堂里哄乱的人声瞬间消散。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一道清脆铿锵的男声乍响,堂内众人四下寻找,一无所获。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相同的音色变成绵软,酥酥麻麻响彻寰宇。

“诶!人呢,人在哪啊?在哪儿说话呢?

人群疑惑至极,都想看到底是来了何方神圣。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来自武学的敏锐,沈星眠知晓这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

天上?也没有人啊。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此句落,顺着她的角度望过去,一人着月牙白锦袍于天上飘摇飞来——

他面庞朗若清月、光洁白皙,鸦羽般的睫毛下是一双秋水湛湛的桃花眸,眸光淡淡的落在自己的脸上,是错觉吗,好像他故意与自己四目相对,久久不肯移开。

从他一现身,淡淡亮光围绕在他周身,众星捧月般的少年就这样从天而降,宛如跌落人间的谪仙。

飞至台中,他微微立住,灯光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他棱角分明的脸泛着迷人的光泽。

浓密英俏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盈润绝美的唇,无一不在彰示着他的神圣与冷傲。

众人不自觉的屏息凝神,好像真的见到了仙人般,不敢与之而视。

“今日敝人二十小寿,为感谢各位光顾,特献上一支惊鸿,还望各位笑纳。

——

“鹿子栖!是鹿子栖!

“他竟然就是妙灵阁阁主!

“啊,我的心脏!

台上人一身素衣,未加所饰,却压过了所有人的粉妆玉琢。

他站在那里,一眼万年,他回眸浅笑,三世不悔。

他拂袖,天为之落泪,他低眉,地为之忘情。

他缓缓动作,一呼一息间,竟让人忘却了人间琐事、忘却了三千繁华,眼中只有这片刻的欢

愉和深刻。

人间至味,及时行乐。

红粉骷髅终日昨,月华锦瑟今如歌。

这就是,陌上星辰,鹿子栖。

——

“哇,好帅啊,你知道吗自由?

我已经不能用我所学过的任何词汇来形容他了,他简直就是活在字典之外的人物!

司明珠双手捧住双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鹿子栖。

沈星眠看了她一眼,调笑似的,“怎么?刚刚不是还义正词严,这会儿…是要移情别恋了?

司明珠轻轻嗓音,瞪她一眼,正经的说,

“啧,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说!

天下美男一大团,我这叫雨露均沾!

我虽然喜欢林初言,但是我不能只喜欢林初言,我这样,让别的美男怎么办!

他们岂不是失去了一大大大大大消费力量!这样做太坏了!

就在刚刚那么一瞬间,我想明白了,做人一定要博爱!这才是对的!

沈星眠静静地听司明珠胡说八道,眉角抽了抽,嘬了一口小酒,叭叭道,

“也不知道…他…他到底有没有排骨啊。。?

司明珠一拳锤她身上,

“沈自由!你天天脑子里装的全是黄色废料!

不许你意淫我男神鹿子栖。

他那样神仙一样的人,你把他从神坛拉下来,企图他的身子,那那那是对他的侮辱!!!

沈星眠看小珠儿反应如此大,也打住了,

“哎呀,你别生气,我不想就是了。

司明珠不理她了,继续看着台上的男神演舞。

沈星眠又无趣地继续浅酌。

她刚刚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鹿子栖过寿辰,为什么要亲自跳舞给粉丝看?难道只是高兴?还是他说的感谢粉丝??

或许吧,可能是她想多了。

——

一舞毕。

台上的谪仙突然张口,

“鄙人酷爱诗词,为给这舞命名,特作一诗,上联已好,却独想不出这下联,如各位能对出下联,鄙人愿亲自答谢。

台下那叫一个激动,天降近距离接触偶像机会!

“郎君请讲!

鹿子栖点头致意,淡淡开口,“上联为浪一时 语一时,光风霁月一初见,陌上献尘缘。

数人对了上来,鹿子栖却无甚满意,连连摇头。

直到目光落在依旧在好吃好喝的女子身上,

“这位姑娘容颜绝色,却一言不发。不知可否对上一对敝人这诗?

司明珠呆了一瞬,赶紧打了一下某个还在吃肉喝酒的傻女人,

“喂,说的是你!快点啊。司明珠愤愤的看她一眼。

“啊?我?沈星眠淡定地啃完最后一口鸡腿。

“正是。鹿子栖淡淡说道。

沈星眠就没想凑这个热闹,今天的晚饭已经很丰盛了,这就够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想去找地方睡大觉呢。

打了一架,逛了一天,都累惨了。

司明珠那眼珠子都快崩她身上了,像在说,

“我偶像跟你说话呢,你还不理!?能耐死你了!

罢了罢了,沈星眠琢磨着——怎么才能不被他选中。

看了眼自己的手,突然来了思路,舔舔嘴巴,站起来答道

“吃一口 喝一口 鸡鸭鱼肉一大口,饭店赶我走!

······

众人惊了一瞬,旋即啼笑皆非,司明珠更是眼泪都要出来了

前几人都是绞尽脑汁,写意画境,抒情叙事,道尽了情深几许、荡气回肠。

倒是突然蹦出来一首打油诗,鸡立鹤群,好不搞笑!

效果达到了,沈星眠摊摊手,准备坐下。

“此联甚好!

鹿子栖忽地笑了,宛如清风朗月,乱人心怀。

司明珠忽地不笑了,因为她的笑容转移到了鹿子栖脸上。。。

气氛凝固。

“姑娘性情中人,作对极尽写实,简约而有深意。

人生百态,不过喜怒哀乐烦闷愁,烟火人间,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生活一地鸡毛,本就不易。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宁不被人理解,自由所乐,岂不快哉!

鄙人喜欢。

鹿子栖余音回旋,看客皆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司明珠更是狐疑地看了身旁的沈自由一眼。

他俩是不是…有奸情!!

“烦请姑娘随我而来,好好谈谈。

鹿子栖飞身台下,揽住那纤腰,便又飞上几尺云楼,转身不见其影。

舞女从幕后渐出,“今日宴席结束。各位宾客请慢走~

芸娘说罢揽一帮女子,共同下台引送。

原本吵吵闹闹的大堂里不多时慢慢寂静了,有的只是人走茶凉、残羹冷烛。

红帐台前大雅堂,一舞近天听;

年轮辗转落幕人,不忆当年事。

······

沈星眠没有丝毫防备地被别人口中的谪仙掳走。

垂帘乱珠,黯淡无光的帐里,她缓缓抬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一方榻上。

身下轻微的颠簸,似有若无听见些踏踏声,急切又剧烈。

轻轻向旁一瞥,一道纤长的背影映在眼底。

她旋即吃了一惊。

大半夜的,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刚努力要起身,却发现浑身软若无骨,丝毫没有气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不是还在鹿子栖怀里…

然后..

他微笑着说了句,“睡吧,睡吧。

她便失神般的就那样睡过去了。

隐约中,似乎听到两人的对话声,远在天边,甚是微小

“能与他有几分相似,是你的福气。

“该出发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