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

>

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

聂晨簌 著

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 基尔·莱昂 奇幻玄幻 爱丽丝

奇幻玄幻小说《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基尔·莱昂爱丽丝,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聂晨簌”,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美好的记忆依旧存在,但创造了美好的人却早已不在,越是幸福的时光回忆起来越苦涩。带着这种略含自私的想法,奥托以伊利斯口中极不坦诚的方式活着。米娜站在窗前熟悉的位置,默默观察那栋紧闭门扉的房屋。晦涩的夜晚不再有过十六年前那样肆虐的暴雨,但淅沥冷清的小雨却在奥托的心头从未停过,现在米娜的身体也感觉到一丝寒...

来源:fqxs   主角: 基尔·莱昂爱丽丝   更新: 2023-01-25 18: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基尔·莱昂爱丽丝是作者“聂晨簌”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五年之后,同样的房间里,爱丽丝睡得正香,她的母亲轻轻推开门进来,手里反握着一柄匕首母亲走到爱丽丝床前,爱丽丝甜美的脸庞倒映在母亲眼中“对不起,爱丽丝!”母亲闭上眼,含泪将匕首刺下黑暗中没有传来爱丽丝的哭喊声,更没有传来刀刃刺入皮肤的声音母亲睁开不愿面对事实的眼睛,看到爱丽丝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还未刺下的匕首停在半空九岁小孩的力气不可能大过成年人,尽管母亲收敛了些许力道,但她的双手在爱丽丝的...

第9章 风雨的过往3

那天之后米娜又曾去找过奥托几次,但每次她都被拦在了门外,在不确定屋内是否有人的情况下米娜站在门口一遍遍喊着奥托的名字。奥托躲在米娜看不见的地方,任由自己的名字一次次冲入自己的耳朵,以无奈粉饰无动于衷。

当奥托下定决心要和伊利斯离开的时候,他同时也决定不再与米娜相见。人会在回忆时悲伤落泪,并不是因为那段记忆有多么痛苦和艰难,相反,是因为那段记忆太过于美好、存在太多甜蜜。美好的记忆依旧存在,但创造了美好的人却早已不在,越是幸福的时光回忆起来越苦涩。

带着这种略含自私的想法,奥托以伊利斯口中极不坦诚的方式活着。

米娜站在窗前熟悉的位置,默默观察那栋紧闭门扉的房屋。晦涩的夜晚不再有过十六年前那样肆虐的暴雨,但淅沥冷清的小雨却在奥托的心头从未停过,现在米娜的身体也感觉到一丝寒意,单薄的衣物终究还是挡不住空无一人的冷夜。

米娜再次见到奥托已经是几周后,当时奥托因为当街抢劫一位商人而被巡逻的士兵抓住,米娜挤进围观的人群,视线穿过一个个人的肩膀,最终在空地上看到被两个士兵押着的奥托。

肥胖的商人站在一边数落着奥托,那油光满面的脸已经急出了汗,在热烈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奥托扭过头没有理会胖商人,他的头发有些脏乱,嘴唇上沾了些许胡渣,整个人从衣服到外貌都给人一种许久不打理的感觉。

在乱糟糟的头发下,那爬满血丝的眼球带着瘆人的杀气,连微微上扬的嘴角都让人觉得他在做什么坏打算。围观的路人纷纷议论,将奥托的行径和他的外表联系起来,甚至有人认出了奥托,带着毫不意外的笑意观赏奥托不断被卫兵压低的头。

在奥托的身上丝毫看不到曾经那个温和善良的少年的影子,米娜试图挤过人群来到奥托身边和他站在一起,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社会效应不仅让米娜举步维艰,不断增多的人群甚至一点点将她挤了出去。

等米娜拼尽全力再次挤进去时人群已经散去,路人变回路人,商人变回商人,连牵着母亲手的小孩都像无事发生一样走着自己的路。而在那片空地上奥托也早已消失不见,那个指责奥托的胖商人正数着自己袋子里的金币,庆幸自己的钱没有被抢走。

米娜知道奥托被带去了哪,像他这样无依无靠的人被抓到后会直接送到监狱关押,没有审问没有申诉,奥托是关是放、关多久都全由典狱长一句话决定。

和米娜预料的一样,奥托被押到了小镇上的监狱里,然后被丢进一间破烂的牢房。

地上的干草堆并不是很舒软,奥托并不嫌弃地靠墙坐着,将拷住脚踝的铁链提起来在空中百无聊赖地晃着。

前两天伊利斯突然有事离开了小镇,他给奥托准备了离开这几天的食物,并嘱咐奥托勤加锻炼能力回来后检验熟练度,说完伊利斯就离开了奥托家。

每天对着老鼠练来练去奥托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在今天早上他走出了房屋,想要在街上找个人试试手。逛了一圈后,他最终将目标锁定为镇上有名的黑商。

奥托装作问路的外地人接近黑商,不出所料地,这个刻薄的黑商当即就让奥托滚远点,表示并不想帮助奥托。黑商将奥托当成流浪汉,呵斥奥托的时候,奥托悄悄发动能力催眠了黑商,并让他把身上的钱全都交给奥托。

黑商被催眠的状态下果真从包里拿出钱袋递给奥托,就在奥托握住钱袋马上得逞的时候黑商突然醒了,刚清醒的黑商看见奥托拿着自己的钱袋立刻就大喊抢劫,附近巡逻的卫兵听到动静后赶来抓住了没来得及逃走的奥托,接着便是米娜见到奥托的那一幕。

奥托将铁链扔到地上,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被月光照亮的干草发呆。

突然牢房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从疏密度来看应该只有一个人。奥托猜测着来人的身份,不知是来宣判他永久关押的典狱长,还是某个特地来嘲笑他的闲人。

“奥托。伊利斯的声音穿过铁栅栏传入,奥托缓缓抬起头果然看到衣着精致的伊利斯站在牢房前。

伊利斯的表情有些埋怨的意味,“你为什么会被抓?

奥托低头避开伊利斯的视线,低声道“我对一个黑商用了能力。

“我不是让你先用老鼠练习吗?伊利斯追问道。

奥托一怔,顿了顿解释道“因为我想早点离开。

“早点离开?伊利斯有些不解,当时自己刚找到奥托时他可是很不愿意和自己走的,现在怎么又变成想要早点离开。

奥托点点头,默认了伊利斯的话。

“为什么?伊利斯问。

奥托抬起头,布满血丝的眼球上写着落寞,“因为……我很讨厌这里。

伊利斯还想问什么,但都被尽数收住,他看见奥托的姿态像在向他乞求一般,拙劣的谎言丝毫不能掩盖奥托真正的想法——他一点也不想离开。但是囿于伊利斯强大力量的威胁,为了小镇上的人们考虑,奥托不得不舍弃自我,用非自主的谎言进行表达,用他人安排的轨迹行动,最后离开。

“我和典狱长说过了,你明天早上就能离开,被释放后……伊利斯看了眼奥托,他身上的悲惨气氛太重了,“就继续练习能力吧,别再被抓了。

没有等奥托回答,伊利斯直接转身离开了监狱,规则清脆的脚步声再次从走廊传来,渐行渐远。

伊利斯走后,奥托仰头看着通风口处洒进的月光,蓝白的色调看起来有些太冷了。奥托知道,如果没有伊利斯的出现,他可以和米娜一起收拾完东西,可以继续和米娜待在一起,他们可以是永远的朋友。

美好可以再创造,回忆会不断增多,从今往后的时间都会是属于他们的,但现在不行了,不管他多么珍惜和米娜在一起的点滴都改变不了他离开的未来。

于是奥托便觉得,在回忆被创造之前就开始清除以往的记忆会好很多,他刻意躲着米娜,尽力减少自己在米娜生活里占的比例,等他离开的时候他也已经差不多把米娜给忘了,米娜也会很快忘了他然后按父母的意愿嫁给镇长的孙子杰克,而他则和伊利斯一起去为了世界干这干那,一切都会是很好的结局。

想着给自己规划的未来,奥托竟心满意足地笑了。宁静的牢房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连风声都听不到半点,他拾起铁链想发出点什么声音,不然沉寂的空气太压抑了。

“奥托,奥托。

听到自己的名字再度被人唤出,奥托抬起头却没有看到伊利斯的身影。再仔细听听,这声音不像是从走廊传来的,而且音调也不是伊利斯能够发出的。

“奥托,我是米娜。声音继续从墙后面传来,奥托终于认出这是米娜的声音。

黑牟尼的监狱坐落在镇外的平原上,四周没有其他建筑。米娜此时正站在关押奥托的牢房的外面,她透过厚厚的墙壁叫着奥托的名字。

在此之前米娜已经在很多牢房外面试着叫奥托的名字,但要么是无人回应,要么是一个粗犷的声音让她滚远点别吵人睡觉,尽管这样米娜也始终没有放弃。米娜想过奥托就在那些之前的牢房里,只是不愿意理她,就像在奥托家一样,但是她还是相信自己能找到奥托,至于找到后做什么,能做什么她都不曾想过,只是在看到奥托被抓后她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这里,并且找了这么久。

见许久没有得到奥托的回应,米娜以为奥托也不在这间牢房,准备继续前往下一间。

“你来干什么?奥托的声音终于从墙壁里面响起,听到奥托的声音,米娜开心得像个孩子,立马回到奥托所在的牢房外面。

“你还好吗?米娜关心地问。

“挺好的。奥托随手折下一根干草,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米娜沉默了片刻,琢磨着自己要说的话,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之前是有事出去了吗?

奥托想也没想,回道“不是。

“那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见你!

奥托带着怒意吼叫,说完后急促地喘着气。

外面的米娜心头一震,似有什么东西透过墙壁刺入了她的心脏,痛不流血的苦楚盘绕在她的嗓子眼,她张口欲说却低落地低下头。

奥托的话语和态度让米娜有些不知所措,泪水开始在米娜眼睛里打转,她从下午开始往监狱赶,直到傍晚才赶到监狱,然后又一间间牢房地寻找奥托,一直找到了现在她肚子都还饿着,但最后只换来奥托的一句“我不想见你。

“对不起。米娜带着哭腔说道。

这一刻奥托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话太过激了,就算是为了让米娜远离自己也大可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在离别之前他不想再摧毁所有的好感,但话已出,难收。

“……应该我说对不起,我刚刚说话有点……奥托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他后知后觉地给米娜道歉。

“没关系,都怪我不该这么晚来打扰你休息,米娜擦拭完眼泪继续说道,“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回到像从前一样,一起去围墙上看日落,一起去河边游玩,一起小山坡上看星星,一起……

“回不去的。奥托斩钉截铁地说道,“回不去了。

米娜顿了顿,不放弃地问“为什么?

墙后面的奥托靠着墙长舒了一口气,被气流吹动的尘埃在月光下漂浮,勾勒出月光照进牢房的轮廓。

奥托低下头,毫无底气地说道“那些都是小孩子的游戏,我觉得太幼稚了,不喜欢。

米娜“那我们可以去找下一个游玩的地方、下一处看日落的地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你可以不这样躲着……

“我说了我不喜欢!奥托拔高音调,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在颤抖。

“……我吗?米娜被打断的话缓缓说完,透过墙壁已经能听到米娜的抽泣声。

“这个季节苹果应该熟了,我们去尝尝那颗大苹果树上结的苹果吧,以前我们还得爬上去才能摘到苹果,现在你长这么高,你肯定稍微踮起脚尖就能够到了。米娜强颜欢笑着,泪水还在不停往下流。

“我不喜欢吃苹果,从来都不喜欢。奥托果断拒绝道。

“好,我知道了。米娜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新的眼泪立刻又从眼角流下,“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空气沉默了许久,奥托并没有回答米娜。米娜站在牢房外面,盯着面前的墙壁发了很久的呆,就好像他看见的不是爬满苔藓的围墙,而是墙里面的那个少年。

米娜终是转身离开,夜晚的草地上有些风,不大,但是很冷。米娜像感觉不到冷风一样,坚定地往亮着灯火的小镇走去。

听见米娜离开,奥托终究维持不住自嘲的笑脸,掩面哭泣,在安静的监狱里一点点声音都显得那么震耳欲聋,就算是哭泣奥托也不能发出声音,他无声地流着泪,灰尘在月光下更加躁动地飘浮。

牢房之上,伊利斯站在围墙旁看着米娜单薄的背影在风中远去。刚才他离开牢房后远远地看见米娜在一间一间牢房地找人,曾经米娜来找奥托时他见到过这个女孩,他知道两人的关系。出于好奇的心理,他留下来看完了两个人的演出。

“现在看来还不如早些离开。伊利斯感叹道,“这就是你的处理方式和你想要的结局吗奥托……

《在没有神的世界里寻找着什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