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HP:夜星

>

HP:夜星

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著

HP:夜星 厄瑞涅 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穿越重生

主角是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的穿越重生小说《HP:夜星》,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穿越重生,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厄瑞涅又被惊到,她假装若无其事的吃着冰淇淋,可思维却聚精会神的获取关于傲罗的近况。“越来越忙了,不过忙碌过后看见更多的人欢笑也是一种幸福。”他下巴上没来得及好好清理的短胡茬体现出近况的潦草,可那张不落凡尘的英俊面庞给他平添了些许属于贵公子的散漫颓废。“厄瑞涅,这就是你所谓的转转?转到冰淇淋店吃东西来...

来源:fqxs   主角: 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   更新: 2023-01-23 19: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HP:夜星》是作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厄瑞涅爱吃草莓蛋糕的唐小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厄瑞涅真想砸了这块镜子,每次经过都忍不住来这看看的毛病好像改不掉了,要不是小哈利要完成他的救世主使命她就真砸了“邓布利多你为什么把这老古董搬出来?它会扰乱巫师的心智的”“我只是把它放在这里祛一下霉味,你也说了,它是个老古董”“这不是什么好借口,你看到了什么?在这面老古董里”厄瑞涅把思绪从幻象中抽出来她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疯了“一只羊绒袜子”“很有意思”*“你说老蜜蜂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

Chapter5 深藏

“你是第一次来对角巷吗?你的辅助教师呢?一个留着微曲黑卷的短发男子停留在了厄瑞涅身旁,或许是女孩困惑悲伤的模样吸引了他的到来。

“谢谢这位先生的好意,我认得路。厄瑞涅在对上西里斯的那张帅脸的时候还是被惊了惊,她在想这张脸会让多少小女孩为之疯狂。

“哦,原来是西里斯啊,最近你傲罗还轻松吗?一位领着孩子吃冰淇淋的女士认出了这张帅气逼人的脸。

厄瑞涅又被惊到,她假装若无其事的吃着冰淇淋,可思维却聚精会神的获取关于傲罗的近况。

“越来越忙了,不过忙碌过后看见更多的人欢笑也是一种幸福。

他下巴上没来得及好好清理的短胡茬体现出近况的潦草,可那张不落凡尘的英俊面庞给他平添了些许属于贵公子的散漫颓废。

“厄瑞涅,这就是你所谓的转转?转到冰淇淋店吃东西来了?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放弃你的甜滋滋蜜糖脑子。西弗勒斯用严肃凛冽的态度对待某位吃的正欢小姐。

“哟哟哟,瞧瞧这是谁啊?你怎么走上街了,你不应该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熬制你的宝贝魔药嘛?西里斯慢条斯理的转过身,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撑在柜台上。

“呵,某条疯狗又出来咬人了,你的主子没给你配绳子嘛?

……

厄瑞涅眉头微蹙,又吃下一口冰淇淋,这场唇舌之战她还挺乐意看。下次她揣点瓜子。

“厄瑞涅,我想我没那么多时间给你收拾烂摊子,滚回你的家去,立刻,马上!

厄瑞涅终于舍得放下她的冰淇淋勺子,在男人的怒火中搭上他的手,她嘟着嘴微侧的头无精打采地垂下一些,临走前她还能听见西里斯的怨怼。

“从现在开始,你就在家里好好待着直到开学,听懂了吗?普林斯小姐?

厄瑞涅对于他的称呼愣了一下而后下意识的点头,还没等她从厉声批评中反应过来留给她的只有一道黑色的残影。

直到要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厄瑞涅才准备踏出普林斯庄园,就差把“听话乖巧四个字刻在脑门子上了,厄瑞涅心里隐隐不安,她在离行前给了里德尔一个拥抱,堪堪才能到里德尔胸膛的小厄瑞涅固执的用两节玉臂环住他,抬起的手揉了揉小女孩的头,这股异样他猜是名叫温暖。

“我会想念您的。厄瑞涅坐上了离开的车,她眼中闪过的不明意味没人放在心上。

邓布利多湛蓝色的眼眸锁定了厄瑞涅小小一只的身影,她在冗长的队伍里排在后头,她似乎是P字母的头目。

“厄瑞涅·劳拉克·普林斯。厄瑞涅觉得自己腿都要站栓了,鬓边的乌发随着她的脚步打着颤,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抹阴影,白皙娇嫩的面庞上嵌着一双金闪闪的琥珀眸子,还没长开的小脸已经隐隐透出她是个美人。

厄瑞涅坐在椅子上的那一刻祈祷分院帽别把自己的头发揉乱。

“聪明,机智,勤奋,把你送到拉文克劳怎么样……哦,等等,瞧瞧这潜藏的欲望和野心,或许你更适合这。

“斯莱特林!厄瑞涅迎来了斯莱特林学子热烈的掌声,邓布利多掩在半月形镜片后的眸子微动,最后还是抬手鼓了鼓掌,这是她的选择。

这是厄瑞涅为斯莱特林赢来的的一个学院杯,厄瑞涅对于知识的渴望的原因不只是自己本身爱学习魔法更是对未来安康生活留下的一步保障。

在第一学年的相处中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厄瑞涅是喜欢图书馆和黑湖的漂亮女孩,温温柔柔的世家小姐,身为纯血家族成员但没什么架子,也不会仗势欺人。

邓布利多摸不清她的底细,所以对她的喜爱总是少点信任但又多点疼惜。

第二学年的开启厄瑞涅不再是一个人上火车而是和前往任职魔药课教授的西弗勒斯一同,西弗勒斯时隔三年回到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但这次他肩上的担子挂满了沉重又琐碎的事。

“斯拉格霍恩教授还在学校里做院长嘛?

“显然易见,是这样的。西弗勒斯把手中的书向下挪了挪露出一双锐利的黑眸,语气的冷淡表明他不想多说话。

“哦,你会给我扣分吗?

“如果你在我的课堂上还是这么聒噪惹人烦,我可以考虑大义灭亲。这次就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厄瑞涅,只是冰冷冷的一句话。

厄瑞涅上西弗勒斯的魔药课时总容易出神,当然是在魔药被完美的完成后,她还不想给自己炸毁容。

“嘿,厄瑞涅,我发现你最近总喜欢看窗外,这是湖底,有什么好看的?与她坐在一起的室友唤回了厄瑞涅飞到校外的思绪。

“啊…我在想万圣节装扮呢。

“还有半个月,厄瑞涅。

“我知道啊,就是想早点准备好。

“不许说话!普林斯小姐与琼斯小姐请闭上你们喋喋不休的嘴,权当是给可怜辛苦的教授一个薄面。

厄瑞涅收了声,她拄着下巴视线从书本上滑过,然后继续不安焦虑。

“普林斯小姐,吃过晚餐之后,你的禁闭即将开始。

“?

“你很不满我对于你半个月以来的出神发呆嘛?那就再关一天。

“……我会去的,斯内普教授。

厄瑞涅在长桌上众人同情的目光中离开了礼堂,她希望西弗勒斯能念及旧情别给她什么脏活。

“去,清理鼻涕虫。

“西弗勒斯!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知道我讨厌那玩意,我讨厌一切虫子。

“或许你可以先解释解释为什么肆无忌惮的在我的课上说话走神。

“…我做了一个梦。

“这不是个好借口。

“我梦见……你这个办公室安全吗?

在西弗勒斯看傻子的目光中厄瑞涅甩了几个防听咒。

“我梦见…我父亲死了,很多次,很真实,灰飞烟灭,也死了其他人,很多。

西弗勒斯评判学生论文作业的手停顿了一下,一滴红墨砸向羊皮纸变成一朵碎开的花。

“梦都是反的,或许你不该担心这件事,而是你脚边的一盆鼻涕虫。

“那是一种糟糕的感觉,即使他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但……我不想失去最后的亲人,他是个疯子没错,可也是我父亲。

“你不必跟我说这些。

“嗯,我真的要处理这盆东西对吧?

“去刷魔药器皿,用手。厄瑞涅已经很庆幸了,她乖乖的把魔杖放在男人的办公桌桌角走向了清洗池。

10月31日这天,

厄瑞涅早早的就离开了万圣节晚宴,她找了个潦草的借口搪塞自己根本没换万圣节装饰这件事,又找了个潦草的借口离开喧嚣。

夜里厄瑞涅发起了高烧,吓的琼斯手忙脚乱,11月1日这天全霍格沃茨上下都在欢呼伏地魔的倒台,厄瑞涅在医疗翼郁郁寡欢。

邓布利多游荡在霍格沃茨的角落,对于伏地魔倒台这件事他没表现出过度的欢喜而是默默的悼念牺牲的英雄们,两人的相遇谁都不明对方眼睛中深藏的哀伤。

“真是一件扫兴的事情对吧?在医疗翼度过了这个日子。

“邓布利多校长,您能给我一块蜂蜜糖嘛?魔药的味道糟糕透了。

厄瑞涅垂下眼帘盯着那枚糖果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以示礼貌,然后躺在床上安心闭眼。

“不吃吗?

“糖果要留在喝魔药之后吃。

“精打细算?

“嗯…算是吧。

厄瑞涅不知道邓布利多在她的床头又留下了一颗糖。

《HP:夜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