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萤萤众生

>

萤萤众生

谢叔凤丽 著

凤丽 小说推荐 萤萤众生 谢叔

《萤萤众生》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谢叔凤丽,《萤萤众生》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谢叔,性格上我的确普通,学习也是中规中矩……”我看向谢叔,“但对于学道我不是这样的,我想要有所成就。”谢叔眼含厉色,“我听听,你想有什么成就?”气场上我被完全碾压。整个人都像被罩在了一个无形的麻袋中。窝缩着...

来源:cpwx   主角: 谢叔凤丽   更新: 2023-01-23 19: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萤萤众生》是网络作者“谢叔凤丽”创作的小说推荐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谢叔凤丽,详情概述:第14章正直晌午阳光白刺刺的晃眼院门外空荡荡的,连个看热闹的村民都没有并非我们村的群众转变心性了,而是村长在我昏睡时通报批评过这种事一时半会儿没人敢顶风围观跨出院门的一瞬间我心还有些突突唯恐那个六舅爷蹦跶出来玩个突然袭击幸好面皮儿的麻酥感还在,这说明谢叔并没有走远另有护身符壮胆,我站到院外四处张望了一阵子,受到某种指引般就朝村南边跑去没多会儿,我就看到停靠在土道旁的黑色轿车爸爸...

《萤萤众生》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3章

我浑身发抖。

眼泪立刻流了出来。

空像一只手伸在空中。

随着谢舒加重语气,狠狠掐住我的脖子。

“谢舒,我性格真的很普通,学习也中规中矩……我看着谢舒,“但我不喜欢学习,我想有所成就。

谢舒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我听着,你想达到什么目的?“我完全被压在气场里了。

整个人就像被包裹在一个无形的麻袋里。

巢收缩 呼吸困难;呼吸窘迫;呼吸困难 “在我看来,一个人应该像一篇文章一样,各怀锦绣心思,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我擦了擦眼泪。

如果我成为阴阳师,我会有自己的作品,即使我不能像你一样创造奇迹。

” “哦,经过这么多麻烦,你不是还在追求一个针状鼻子那么大的东西吗?!谢舒满眼无语,“你应该在君子的眼里也许是个人才,但在我这,就是个庸才!有3600条路。

不登顶,只能看到一片天,何况人不如人,容易死!他的手朝男孩一送,“他叫甘安,比你大两岁,也是惠根的一些子弟,但这个惠根不足以支撑他到最高点,我没有收他为弟子,世界上有三百六十行,但生命只有一条。

这是给踏浪者的吗?气势很大,但是很难做到这四个字!过了一声,谢舒继续看着我,“哦,我可能不得不在这方面赞美你。

别的孩子都想拜我为师,都是天下有名的。

你要有很高的水平,直接看懂最后一层。

和我一起玩,取长补短,各有锦绣心思。

只要你做好自己的事,你就是超然的,连我都不敢有这种心态!我应该拜你为师,放下屠刀,飞升成仙!“先告诉我他生气了!吐的星星都挂我脸上了!我低着脖子站在那里。

情绪并没有下降。

我以为我什么都没说。

就像戳他的肺管…抽着鼻子,什么也不说。

这种情况下我怕没跟他说什么好话,可以把我掐断了。

“哎,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毕竟有几个人真的是鹿,不知道整天梦见鱼的奥秘?我越是不接茬,谢舒就越是吹胡子瞪眼。

“上帝不反对我吗?啊?想想我已经在路上20多年了,无所畏惧!第一百个人怎么会是你这样的温和派?真的很烦!”我含着泪,仔细地看着他。

“谢舒,你不是已经上路30多年了吗?“为什么会缩水?那时候的你,还比和我在一起的十年八年有意思吗?!谢舒眼睛一瞪,“你知道谢字怎么写吗,一声令下,放箭!什么都要做。

我不欣赏你的才华和理解。

我要的是棱角,气势,准备,压倒性!为人师表,心中要有山有谷,才能看得住山川。

你什么都没有。

你怎么会是我的徒弟!“我尝了一点。

哎,他是不是觉得我内向不开朗? “谢舒,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棱角?“你呢?谢舒很奇怪。

“在哪里?我擦干眼泪,一手画个六,分别摸摸太阳穴。

“哞~ ~看到了吗? 良教 “以前 谢舒没反应,旁边一直满眼质疑的甘安朝我笑了笑,很轻蔑的笑。

这笑声似乎启发了谢舒。

他的脸正对着甘岸这边。

“这辈子再聪明也没用。

看在你是第一百个孩子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

十分钟之内,你若能把甘打倒,让他拿你,也是证明自己,让我仰视。

“嗯?干安顿时来了精神,肩扛木刀站在我面前,“来啊,揍我。

“谢舒适时腾出空,让我和加南进行擂台赛。

问题是…我不懂武术。

仰望甘岸,说实话,我是女生中比较高的。

一米七十三 但是我很瘦 市里体校的教练来挑年轻女篮的时候我摇头。

所以面对这个1.8米的身高,就算少年不那么强壮,传递出来的朝气也让我觉得分分钟就要被爆头。

风吹乱了他的长刘海,我发现他的左眼眼角有一道细细的长疤一直延伸到脸颊。

不算难看,但长长的疤痕给他坚硬的五官增添了一丝凉意。

是长刘海特有的非主流味道 还好他没染。

我试探地问:“干安,你学武术多久了?“没学过。

他不屑地回了一句,“爱好。

“哦,那样的话,我或多或少……害怕吗?”加南扬起眉毛。

“三爷,你看她怯懦。

这个小女孩非常漂亮。

你做梦去吧。

她真的不能做你的徒弟。

你领养了那么多孩子,她可能不会记错号码。

她可能不是第一百个。

我认为那天她能帮助你是偶然的。

要不是在李家做妖,所有的脏东西都被弄成了鬼神,男人和爽妞儿的烟魂都来了。

我发出嘘声,“难怪谢舒不接受你当学徒。

“干安,什么意思?!“仙家清风一般指少死无来生,烟魂指横死有来生,碑王生前香。

我耐心地说,“这些头衔和性别关系不大。

如果你看不到烟的灵魂,你以为是女人。

如果你开口就会产生误导。

“嘿!干安大刀指着我,“来吧!我三爷又不是马仙,吵得跟他们击鼓冒烟一样!“那叫文王鼓。

我说,“上面绑着八根弦,四根朝北,四根朝南,四根朝北,四根朝南。

中间嘶嘶响的钻戒是什么?”我走上前去,推开了他的木刀。

“你跟着师傅,别瞎说,尤其是在我面前,尊重老仙。

否则,我会的。

“就你?干安冷笑道:“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棱角!”听到声音,他突然摆弄起一把刀来. “青龙刀在手,踏上冥界之路!“我在鼻梁前扫出凉风,只见他落地后拔出空做个手势,木刃如灰般招呼自己,“我在安,干坤之干,国泰之安,亡者服从!你敢在人间作恶,三爷叫你三更死,我绝不留你五更!” “…“我当时傻了。

这是拐角吗?我真的没有。

我们不能玩大老虎,哦不,玩大剑。

我看着谢舒,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你不停下来吗?他过会儿会用胃下垂自杀。

小说《萤火虫与众生》试读结束!

《萤萤众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