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

>

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

贺尽灼沈未饶 著

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 小说推荐 沈未饶 贺尽灼

热门小说《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贺尽灼沈未饶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贺尽灼沈未饶”,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沈未饶仰头,先看到的就是季宪诏阴险的脸,沈未饶貌似早就熟悉了这度日如年的生活规律,忍一忍一天也就过去了。沈未饶呆愣愣的看着季宪诏,季宪诏邪笑着轻轻拍打着沈未饶的脸,“沈大小姐,咱不顾自己,也得顾别人啊,老贺不过是一日不在,怎么就和其他人野男人鬼混上了啊?”沈未饶听到贺尽灼的名字,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发...

来源:cpwx   主角: 贺尽灼沈未饶   更新: 2023-01-20 19: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贺尽灼沈未饶”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贺尽灼沈未饶,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贺尽灼在沈未饶家出来,坐在车上,一路中,想的都是沈未饶的话,就连到了庄园,也是司机提醒的他他疾步走进庄园,推开大堂的金属门,女佣接过他的外套,挂到衣架上,看了眼表,问道:“少爷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贺尽灼没有精力回答她的问题,只想着将自己单独封在一个密闭空间中,屏蔽周遭一切信号贺尽灼乘婴儿的姿态卧在宽大的床上,他还没能从沈未饶那里听的话中回过神贺尽灼紧紧环抱着自己,如同在母胎中寻求保护的婴儿...

《夫人假死后,贺少他疯了》免费试读第四十七章 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戏子分第3章

当沈听到嵇贤在信中所说的话时,人们已经直觉地到达了sv5710。

包间里的场景一如既往的熟悉,只是少了几个人,只是少了问候,多了一张新面孔。

曾经欺负过她的林青坐在那个男人旁边,被他抱在怀里。

一片橘子瓣和一根香蕉被送到了那个人的嘴里。

但是男的不领情,一直想让林青难堪。

沈对的思念还在远处飘荡。

这是一个凉爽的淋浴在她的头上,这使她醒来。

她战栗起来。

红色的液体打湿了她的整个头发,顺着下巴滴在地上,肩膀湿了一大半。

“你醒了吗?沈大小姐 沈抬起头来,首先看到的是纪贤阴险的脸。

沈似乎早已熟悉了的生活规律,一天过去了。

沈巍呆等了一会儿,看了看纪贤的圣旨。

纪贤笑着拍了拍沈巍的脸。

“沈小姐,我得不顾自己照顾别人。

老何刚好缺席一天。

我怎么能和别的野男人鬼混呢?沈维饶听到何金少的名字还是会控制不住的颤抖,何金少从小就成了她永远无法摆脱的控制。

何进的燃烧就像一片沼泽。

如果沈维饶陷进去,斗争就会陷得更深。

沼泽不仅困在沈为饶的身体之外,还困在她的身体之内,时间的枷锁把她牢牢地固定在记忆里。

她尽了最大努力,却找不到解决办法。

“这是老何的女人?新面孔大声问道 “是啊武集贤抓着沈不饶的头发,强迫她抬头,沈不饶的头皮传来撕裂的感觉,“怎么?简少简尘枭不屑的看了看沈不饶,没有表态,而是搂着林顷苗的腰紧锁着。

如此熟悉,这张脸,这双眼睛。

不,不会是她的。

那个人的眼神很迷人,看一眼就让人窒息。

几年后他们永远不会被忘记。

微笑能勾人心魄,让人沉醉。

那个女人也是傲气十足,眼里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

她昂着头,手指着简·陈,优雅地微笑着向大众宣布,“本小姐在乎你是谁,大家都想嫁给本。

“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输过,从来没有向任何人低头过。

即使无数男人擦肩而过,她也不屑一顾,每天的生活就像一场选公主的比赛。

而且在这个女人面前,瞳孔里充满了胆怯,和那个女人没有太大的相似性。

记忆中的脸和沈的脸重叠了。

简尘枭想,可能是那个女人刻在心底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看到女人就会想起她。

甚至当时林青莹被任命为sv5710,他的专属女主。

只是林青莹看人的方式和那个女的有点像,而现在林青莹的调教眼神仿佛把那个女的完整无缺的刻了出来。

简·陈晓捏着眉毛摇摇头。

他在想,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时候。

只要任何人任何事完全活在自己的脑海里,就是此生最美好的事。

他恍惚了,很久没有这样恍惚了。

林青莹惊恐又担心地问:“简,你怎么了?“没事的。

简陈晓捏了下眉头,抬起头来,和沈的目光相撞。

当他看到沈的眼神时,他总会不经意地想到那个女人。

简陈晓努力克制着自己。

你叫什么名字?在场的几个人都震惊了。

自从那个女人之后,简陈晓再也没有问过任何人名字,知道林青苗的名字也只是机缘巧合。

简陈晓从来没有喊过林青苗的全名,以前都叫“你 沈当场惊呆了。

简陈晓提问的语气出奇的温和。

她浑身颤抖,脱口而出:“沈…我叫曼璐,先生。

意识到她几乎说出了自己的真名,沈赶紧拐了个弯。

还好她反应及时,不过好像也没多大用。

有人跟着她说了她的真名。

“阿珍,听人说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是谁家的乖乖女,沈家不想要,而沈也不能幸免。

林青苗吃醋了,再加上她跟着简陈晓这么久,她做得多好啊,献了无数殷勤。

简·陈枭从来没有对她好过一次。

为什么,一个第一次只见过简陈枭的女人,会得到简陈枭的温柔态度? 不管是简辰的这里还是野夫的,包括…,从小到大,她做得很好,也很听人话,但是自始至终,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人的欣赏。

总会有人突然出现阻止她差点成功的一切。

“我在问你吗?林青莹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她暂时忘记了简陈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她。

她听着声音,转过头去。

她首先看到的是简陈晓阴沉英俊如刀的脸。

而刚刚的态度,对于沈的不饶,又是一片云泥。

她立即冲过去解释,但简·陈晓一个字也不听。

“简少,倾倒苗怎么说都是黑夜之美的标志,而且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对人好一点。

姜奇吹着口哨,枕着枕头,悠然轻飘飘的说道。

“闭嘴! ” “收到…姜奇无地自容,在简尘枭这问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他认识简尘枭太久了,太清楚简尘枭的为人,从认识开始,除了那个女人,没有人能问简尘枭一句话,只能让简尘枭有一些耐心去解释。

姜奇突然想起了嵇贤给对方的信中似乎提到了什么。

还有野男人和沈混在一起。

这难道不比简陈晓和林的表现更有趣吗?于是他决定把纪贤信里的话转给对岸。

“唉,老纪,你刚才说什么野…?”话说到一半,姜奇的脸僵住了,紧接着,一声震惊的喊叫,“卧槽!卧槽!卧槽!集贤圣旨,你杀了老何的女人?!”难怪,难怪他只是听到了是什么声音,而且他只关注简陈晓,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况且李默的感冒需要他保护沈卫饶,但现在没人知道他要保护沈卫饶,只好以恭喜的名义作秀。

然而包间内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集贤圣旨上。

简的尘枭讨厌被打扰。

除了和珍尘枭混在一起的好少爷们,就算他们对珍尘枭的遭遇很好奇,也不敢因为珍尘枭不亚于恭喜的行为而借十个胆子来代替珍尘枭的位置。

而且,林青莹是他们的老板。

如果林青莹被激怒,他们在黑夜里不会有好日子过。

躺在地上的沈也不能幸免。

虽然她现在比林青莹更受野夫的赏识,但野夫只是一个“夜美人的经理。

他们继续看着兴奋的沈。

傅渠伸手去探沈娆的鼻息,结果他松了口气。

“没事,没事,还不算太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