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著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温南枳宫沉是作者“温南枳宫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但是放了一晚失水的面包又干又硬,像是吞刀片似的刮擦着本就不适的喉咙。她抓起水杯灌下水,地上扬起了一层灰,迷得她眼睛都眯了起来。小窗外的晨曦已经透了进来,整个杂物间的灰尘细密的分布在每一道亮光中。看了看周围,温南枳捂住了嘴,才想起自己的处境,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眸,阻止自己的眼泪落下...

来源:ywqd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更新: 2023-01-19 21: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温南枳宫沉”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温南枳宫沉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内容介绍:林宛昕大方承认一切后,她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紧张和害怕相反这个房间里唯一紧张的人变成了温南枳自己她全身都是虚汗,背上的衣服已经沾湿贴在了肌肤上,汗水顺着包扎的地方渗了进去,咸湿的汗水滚在伤口上,就像是拿着针有一下没一下的扎进已经被烧得有些皮开肉绽的伤口里但是她不想在虚伪的林宛昕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恐慌,她只能脚趾微微曲起,像是爪子一样抓附着鞋底而温南枳这般倔强的样子,在林宛...

第18章 继续弹

温南枳在房间里枯坐着,盯着柜子上的琵琶发呆,想着和妈妈在一起的种种。

虽然一直都是她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可是妈妈对她很好,温家的人再怎么打压她们,妈妈依旧温柔的和她诉说每一句话,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敢低头落泪。

温南枳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要饱受这么多痛苦,即便是妈妈端正的吃斋礼佛,默认温祥一切的胡来,钱慧茹还是不肯放过妈妈和她。

“妈妈……温南枳想念着妈妈温暖的怀抱,想念着香炉悠然中那个对她慈祥笑着的母亲。

温南枳从架子上拿下琵琶,坐在地板上,搂紧了怀中的琵琶,幻想着妈妈就在身边。

她拆了手上的纱布,已经结疤的细小伤口让雪白的肌肤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指缝里还残留着洗不净的血迹,像是染上鲜血的玉块,多了几分伤感。

她知道宫沉不在,才敢捻拨琴弦。

凤颈玉花,丝弦瑟瑟,琴声时而低幽,时而清亮。

这些都是妈妈教她的,告诉她琴声往往寄托着一个人的感情,也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念妈妈做的事情。

……

原定的应酬,因为宫沉的头痛病犯了,所以就临时取消了。

忠叔看到宫沉从车上下来,立即上前搀扶,却被他甩开了。

“走开!宫沉每到头痛就会裹着一身戾气,对谁都没有好脸色。

忠叔不气不恼,依旧紧随其后,“炖了药,喝了叫人上去按摩一下,应该会舒缓一下。

宫沉紧皱眉头,甚是不悦,连步子都加快了。

走到楼梯口时,却听到了隐约的声音。

“什么声音?宫沉不耐烦的开口。

忠叔循声望去,想到了温南枳这个人,但是没敢说。

没人敢阻拦宫沉,他长腿一跨转了方向,直接走向厨房,路过温南枳的房间时停下。

房门猛地被推开,温南枳一愣,手指还停留在弦上。

一看来人是宫沉,温南枳下意识的抱紧了手里的琵琶,拖着沉重的腿后退着。

宫沉一身黑色的正装,略短的头发,耳后露着青茬,浑身干净利落却暴戾无比。

只见他双腿一曲,坐在了温南枳摊开的被子上。

房间太小了,宫沉的腿伸直都触碰到了对面的墙,只能曲起一条腿,另一条腿随意的放着。

温南枳看着坐下的宫沉,身体缩成一团,狭小的房间内能够清楚的嗅到他身上染着酒气的气息,霸道且盛气凌人,连房中的温度都升高了。

小灯下,宫沉坐着的身影被投在了白墙上,漆黑的影子,对比强烈,线条干净利落,身影晃动间,显得宫沉有些不真实。

他微微仰首,影子也跟着一动,露出修长的脖子,侧脸深刻,异常的吸引人,一手搭在曲起的膝头上,每一道呼吸都在小房间内被放大。

“继续弹。他微眯着双眸,神色都有些紧绷。

温南枳顿了一下,握着琵琶的手都在颤抖,望了望站在门口的忠叔。

忠叔对着她点点头,示意她照做,免得吃苦头。

温南枳调整呼吸,双手放在弦上,但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的手第一个音就破了。

宫沉蹙眉,膝头上的手托腮侧首看着温南枳,垂下眼帘后隐去了戾气,魅惑的容颜一览无遗,叫人望一眼就舍不得挪开眼。

温南枳却不敢看他,手依旧发颤,拨弄了好几遍才恢复正常,轻轻柔柔的弹了一首小调。

忠叔看宫沉脸色有些平复,让女佣把炖好的药拿了过来递进了宫沉的手里。

宫沉喝了一半,便受不了这味道,皱着眉头又塞回去了。

忠叔看宫沉肯喝药,心满意足的守在门口,遣退了其他人。

宫沉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自己的额头,缓解了疼痛后,睁开眼看着缩在角落里的温南枳。

雾蒙蒙的双眸沾着害怕的水汽,眼眶子说红就红了,但是就是不肯哭,唇瓣咬得通红,雪肤之下更加显得诱人。

越见她可怜,宫沉的心里就越是不痛快,非要把她弄哭不成。

但是为了宫沉能绕过她,贝齿一松,留下齿痕的唇瓣发抖的轻启着。

轻哼着小调。

宫沉听到温南枳的声音时,不由得多望了她一眼,带着颤音软糯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却很好听。

他闭上眼睛,噩梦铺天盖地卷来。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你爸爸被温祥逼死了,咱们俩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们也死了算,死了就能和你爸爸团聚了,还有爷爷奶奶,我们一家人又能在一起了……

“孩子,别怕,闭上眼,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我们就能看到爸爸了……

……每天都是这个梦,然后冰冷的海水没顶。

但是这次却没有,有个声音低低的哼着小调,一下子将画面拉到了江南烟雨下的小舟上,哗哗哗的划水声,像是有催眠作用一样。

宫沉闭着眼,头疼时绷紧的某根弦也松弛了,靠着墙浑身一松,上下长睫合拢,拢起最后一道锋利目光。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