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狮子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妖花录

>

妖花录

夏断 著

夏断 妖花录 明修 现代言情

《妖花录》是网络作者“夏断”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明修夏断,详情概述:想要付钱的话扫一下贴在柜台前面的二维码就行,但如果是有别的事情,那就需要敲一敲柜台,然后收银员就会在柜台上方露出头来,问你想要什么。就是这么一间普通得甚至有些破败的小铺子,却相当受欢迎,人们总能在这里买到心仪的东西,即便是市面上消失许久的货物,在这里也能淘得到,只要付出一点酬报,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

来源:fqxs   主角: 明修夏断   更新: 2023-01-19 13: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妖花录》,是作者“夏断”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明修夏断,小说详细内容介绍:02从饭店的包间出来,越云间脚步虚浮地往卫生间走,她喝了不少酒,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走了几步就觉得不舒服,随便找了个空位置坐下这个时间,饭店里没什么人,见也没人注意到她,她扯下口罩,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包间内不时传出依娜和刘姐的敬酒声,依娜一旦喝上头就喜欢拉着人唱歌,她被拉着一起给钱导唱了两首,然后就受不住了,赶紧退出来,想到卫生间里畅快地吐一把,胃里翻涌,却因为什么都没吃,一点都吐不出来虽然脑...

第1章 初篇

在曦城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存在着一间更不起眼的铺子,店名叫“请进小店,瞧着还挺热情,但进了门才知道这店名是有多名不副其实。

店面不大,卖的是杂货,但摆放得却是相当随意,本就不大的小店显得更加拥挤,在里面走着还要小心别踩到什么东西,看起来这家店的主人完全没有打算好好做生意。

进门的右手边放着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桌子上只放了一个空花瓶,瞧着相当的不协调,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一间杂货铺里专门开辟出这样一方空间。

店的最里面有一个收银台,但连个指示牌都没有,台面很高,像极了旧时当铺里的柜台,只不过没有那种小窗户。想要付钱的话扫一下贴在柜台前面的二维码就行,但如果是有别的事情,那就需要敲一敲柜台,然后收银员就会在柜台上方露出头来,问你想要什么。

就是这么一间普通得甚至有些破败的小铺子,却相当受欢迎,人们总能在这里买到心仪的东西,即便是市面上消失许久的货物,在这里也能淘得到,只要付出一点酬报,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其他东西。

对大部分人来说,这里有着莫名的吸引力,但对于另外一些人,这里却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愿意踏足的地方,可终究是身不由己的。

他们便是这家店的特殊客人,能够得到专门服务的那种哦。

今天,店里便又迎来了这么一位客人。

“您好。她轻轻地敲了敲柜台,见没有人回应她,便又敲了几下,收银员这才不情不愿地从柜台后探出头来。

“有事儿?这服务态度可以说是相当恶劣了。

她抬头看着收银员,犹豫了一下,心里默默确定没有找错地方后,抬手递了封粉色的信给她,解释道“有只……有人给了我这封信,我见收信地址写的是这儿,就找过来了。

收银员接过信,什么都没说就又缩回柜台后面去了,半晌都没有动静。

她见对方迟迟没有回应,有些急了,问出心中疑惑之事“我从未给这里写过信,为什么署名会是我?而且信中只有‘请进’两个字,那是什么意思?就是指这家店吗?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没搞错。收银员又从柜台上方探出头来,将这封信还给她,同时递给她的还有一朵新鲜的白色花苞,“去那边等着吧,一会儿就有人为你服务。说完,完全不给她质疑的机会,就又缩了回去。

她拿着信和花苞,将信将疑地走到了桌子那里,忐忑不安地坐了下来。

店里安静极了,空气中似乎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花香,起初并没有很明显,渐渐地越来越浓郁,闻着就跟在某个温暖的午后,偶尔走进一家甜品店,第一次尝到樱花蛋糕的味道一样,清甜诱人。

不过这香味没有持续很久,没一会儿便散了,却给人一种口齿留香的感觉,可以回味许久。

花香散去,楼梯口便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没等她看清,那人已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单从外表看就是一个清秀的少年,他的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衬得那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都灿烂了几分,似有若无的花香萦绕在他的周围,莫名地令人心安了许多。

“你好,我叫明修,专门为您服务。少年礼貌地打招呼,亲和的态度与刚刚的收银员简直是天差地别。

“你好。她下意识地回应他,但一时间也想不到自己需要他服务什么。

“最近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吗?明修开门见山道。

她似是一下子被看穿了心事,顿时心慌起来,但对上明修那双清澈得似乎还泛着银光的眸子,又安心下来。

“我是遇到了点困难。不知为何,她在外面不愿轻易说出口的事,面对明修却一点也未隐瞒。

她缓缓道来,明修静静听着。

待她诉说完一切,回过神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明修递给她一包抽纸擦眼泪,而后面带微笑地说道“你的烦恼小店有办法解决,只不过需要客人您付出点报酬。

她止住泪,颇有些意外地看着他,要知道她为这件事奔波了许久,但从未有人这般肯定地告诉她这事儿是能解决的,她早已不抱期待,以至于听到他的话,一时间还不敢相信。

“要多少钱?她满怀期待的问道。

“不要钱。明修摇摇头,“是金钱无法替代的东西。

她一愣,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是命吗?

“小店可不敢做这样的买卖。明修立即否定道,“只需要你将手里的花苞放入这个花瓶里就行。

这是什么意思?这花苞不还是他们给她的吗?也能算作酬金?

她看明修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便将信将疑地将手里的花苞插进桌上的透明花瓶里,放进去的一瞬间,她似是一下子明白过来。

明修这才缓缓问道“这样的代价,客人可愿意接受?

她盯着花苞出了会儿神,而后坚定地回应道“愿意。

就在她答应的一瞬间,那花苞竟渐渐开放,洁白的花瓣也染上充满生机的黄色,待这花朵完全绽放,她脸上的疲态也一扫而空。

明修满意地看着花瓶中的花朵,对她伸出手,热情地说道“感谢合作,小店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她愣愣地与他握手,然后才回过神来,不禁苦笑道“怕是没有再次光临的机会了。

“小店永远都在,不论何时何地,何年何月,都可以为您提供最贴心的服务。明修依旧笑道。

“谢谢。

送走客人,明修拿起瓶中的花朵,走到收银台前,将刚刚客人放在桌子上的信封扔到收银台后面。

“莫绫,麻烦你登记一下。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便拿着新得的花,回楼上去了。

莫绫拿过信,不耐烦地甩了甩,再打开,信中的“请进二字已经变成了刚刚那位客人的名字。

“喵~一直窝在桌下睡觉的白猫似是感应到什么,轻身一跃,跳到桌子上,在莫绫拿信的那只手上蹭了蹭。

莫绫将信贴在白猫的额头上,信中的名字犹如活过来一般,从纸上浮起,变成一缕烟被吸入白猫的额间,化作一朵淡黄色的花朵,不一会这花朵印记也渐渐消失了。

莫绫将已经变成空白的信重新叠好,随手放入一个信封内,然后扔给了脚边的黑猫,黑猫咬着信封,由后面墙角的一扇只能通过猫的小门钻了出去。

事情做完,莫绫就抱起白猫,一边撸猫一边追剧。

又是充实美好的一天呢。

《妖花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